亚洲博彩十大网站排名亚洲正规博彩十大网站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亚洲博彩十大网站排名亚洲正规博彩十大网站网  
【亚洲博彩十大网站排名书城】 【有声亚洲正规博彩十大网站】 【亚洲博彩十大网站排名游戏】 【充值兑换】 【亚洲博彩十大网站排名社团】 【我的亚洲博彩十大网站排名】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将帅士相和》(楚河汉界情之三)>第一章 村民自焚 官场震惊(二)

中国正规博彩十大网站

作品名称:《将帅士相和》(楚河汉界情之三)      作者:腊狗进山      发布时间:2015-02-04 16:20:45      字数:3242

  二
  省政府机关事务管理局护送电化县集体上访村民的大巴车,行驶了将近五个小时,晚上七点多钟才到达电化县委、县政府。就在霍副省长乘坐的大巴车行驶途中,电化县政府的刘常务不负霍副省长的期望,连哄带骂,三下五除二,把那些集体上访的村民们遣散回到杨桃镇去了。
  茂州市委、市政府的主要班子成员早已达到,正带着茂州电视台和《茂州日报》的一群记者在县委办公大楼三楼会议室等候。
  霍柏佳走出大巴车,县委书记杨举和常委班子成员、杨桃镇的书记、镇长,如见救星,连忙迎上来表达感激不尽之言。杨举走上前征求霍副省长的意见,是否去招待所吃了晚餐再开会。霍柏佳没有出声,摆了摆手,带领省信访正副主任和省国土资源厅、省民政厅的二位厅长,径直来到县委办公楼三楼会议室。霍柏佳入座会议桌正中的主席位,简而言之说明了来意。指名县委书记杨举和县长老朱,各限时十五分钟,汇报旅游地产项目立项审批、项目征地款和青苗补偿费兑现、项目破土动工手续办理、村民浇汽油自焚引发村民集体上访的原因、相关责任人的处理意见……等等一系列情况。就在县委杨举书记开始汇报之中,霍柏佳的秘书关锦谋清点了会场上的人数,在县委办公室一名副主任的耳边轻声嘀咕几句,那名副主任走出了会场。
  当朱县长开始汇报时,工作人员给每一个参会人员送上来一份打包的盒饭。霍副省长及省信访办、省厅领导和茂州市委、市政府主要班子成员,惟一不同的待遇是多了一碗汤。霍副省长发话说,大家抓紧时间,边吃饭边听朱县长汇报,吃完饭我们还要去检查工地和慰问死者的家属。这时,一日三餐无酒不吃饭的刘常务,从提包里拿出一小瓶红星二锅头烧酒,边吃饭、边喝起来。电视台的摄像记者、报纸的摄影记者,如获至宝,选取不同的角度,抓拍省、市、县三级领导边吃盒饭、边加班加点召开办公会的镜头。霍副省长起身,将自己的一份汤亲自送到电化县常务副县长老刘的面前:“老刘同志!你辛苦了,我代表省政府调查组感谢你,我这碗汤应该你喝!”常务副县长老刘,是一个不计小节的人,毫无谦让之意,说了一声:“谢谢!”不客气地接受了霍副省长的奖汤。几名记者不失时机抢拍了霍副省长奖汤给基层干部的镜头。当然,刘常务参加处理村民自焚上访事件会议期间饮酒的形象,也没有逃脱摄像机和照相机的镜头。
  大家吃罢快餐,霍副省长没有对县委杨书记和朱县长的汇报作任何点评,也没有征求在座的茂州市委书记、市长的意见。说一声:“走!”带领与会全体人员去到了三十公里之外的杨桃镇旅游地产项目工地。霍副省长看到项目工地一片被烧焦的泥土,偶尔又闻到一股皮肉焦煳的气味,问身边的县委书记杨举:县委、县政府谁负责分管这个项目?杨举说,当初分工时,本来是安排刘常务分管的,但刘常务不愿意分管这个项目,县政府只有委托给了国土局黄局长分管。霍副省长问在场的常务副县长老刘是否属实,刘常务直言不讳地说:“是,千正万确!”霍副省长又问朱县长:拖欠村民的征地款和青苗补偿费有多少年?欠款金额分别是多少?朱县长吱吱唔唔说不清楚。杨桃镇的镇委书记急忙补充说了一个拖欠款的大概金额,但对拖欠的时间含糊其词。杨桃镇的镇长接着补充说了一个大致拖欠征地款和青苗补偿费的年代。不知趣的常务副县长老刘却说:“报告霍副省长,拖欠村民的征地款和青苗补偿费长达十一年零三个月五天,欠征地款八百六九万四千三百七十六块九毛五分、青苗补偿费四十二万六千五百二十三块三毛。”霍副省长说:“你们这一个知识竞赛团队还不错嘛!上下配合,互相补充,总算给了我一个准确的答案。”
看完项目工地,已将近十点钟,霍副省长又要带领大家去慰问死者老汪的家属。县委书记杨举劝说霍副省长:“这似乎有些不妥吧!省、市两级领导就不要去了,还是由县委、县政府班子成员全权代表吧!”
  霍柏佳的回答只有一个字“不”,而且如铡铁钉般果断。他说,除电视台和报社的记者们回避以外,其余在场的三级干部都必须参加慰问死者家属活动。
  死者老汪的家,距离旅游地产项目工地不到500米。三间低矮破旧的砖瓦房,容纳不下前来吊唁的亲戚朋友及乡邻们,只有用彩条塑料布撑起一片临时的遮雨棚。死者的灵堂设在正房里,被烧焦的尸体已入殓。几个身着长袍的僧人,口中念念有词,正在做法事超度亡灵。死者的儿子小汪披麻戴孝跪在棺木前,不间断地将冥钞投入燃烧的瓦盆中。小汪的母亲及两个姐姐,还有一个妹妹,呼天号地哭声不绝,整个汪家弥漫在一片凄惨的景象中。杨桃镇政府分管民政工作的副镇长,还有村委书记、村主任,都已先后到达操办丧事的汪家。霍副省长带领一支三十多人的干部队伍走进汪家,死者老汪的老伴和子女们哭声更大,几个诵经的僧人旁若无人地继续做他们的法事。霍副省长领头,随后的官员自觉地按照级别高低及排位惯例,站在死者的遗像前默哀片刻,各人上了一炷香缓慢走出灵堂。刘常务却与众不同,“扑咚”跪在老汪的灵位前:“表叔,你傻啊!一路走好吧!”
  离开汪家之前,霍副省长从省民政厅长手中接过一个装有一万元现金的黄色铜板纸信封,交给小汪说:“节哀顺变吧!这是政府部门的一点心意。请相信政府,很快会还你及所有村民一个公道。”小汪接过信封,双膝跪地,面对霍副省长头如捣蒜,悲恸欲绝,欲说不能……
  当霍副省长的一只脚准备跨上中巴车时,杨桃镇的老上访户杨五妮,带着几个满脸留有烟花炮竹炸伤疤痕的孩子,突然冒出来跪在了霍柏佳面前:“霍书记,可怜,可怜我娘儿们吧!”霍副省长连忙从口袋里掏出几百元现金,才顺利脱身。
  大巴车返回县委、县政府已将近十一点半钟,霍副省长只允许茂州市委、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和电化县委常委班子成员留下来开会,讨论事件的后续处理问题。其他人员回的回家,去的去招待所住宿。半个小时的会议做出如下决定:
  一、明天上午十二点钟前,旅游地产项目征地拖欠村民的所有费用必须发放到每家每户。
  二、按照相关法律法规,旅游地产项目停工整顿,给予无证施工的电化县豪进旅游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最高限额的经济处罚,并承担死者老汪丧葬、抚恤费以及村民集体前往穗城上访的交通费用。
  三、电化县委书记杨举、县长老朱应对事件负领导责任,分别给予行政警告处分,并向茂州市委、市政府做出面书检查;对分管重大建设项目的县委常委、副县长老刘,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和行政记大过处分;因杨桃镇长期挪用村民的征地款和青苗补偿费,分别给予镇委书记和镇长撤职处分;对滥用职权的杨桃镇公安派出所所长给予撤职处分;对知法犯法擅自关押村民的两名干警给予开除公职处分。
  霍副省长宣布上述处分决定的最后,问在座的九名县委常委有什么不同意见?书记杨举和县长老朱,虽然分别表态坚决拥护省政府调查组和茂州市委的决定,服从组织给予的处分,但总有几分藏不住的委屈表情显露于脸上。惟有刘常务表态爽快:“组织上给我们县委几位主要负责人的处分含金量太高了,或者说处分太轻了,因为这么轻的处分就换来了拖延将近十年的村民征地款和青苗补偿费兑现,换一句话说,我们背上的处分贵如老汪的一条人命啊!”虽然刘常务所说的是由衷之言,但让上级领导听起来却不怎么舒服。
  第二天上午,署名茂讯的记者采写的通稿,分别在《茂州日报》、《南粤日报》登载,通稿全文实录了省政府调查组和茂州市委,对引发电化县杨桃镇村民集体上访事件的当事人、各级领导责任人的处分决定。正面报道了副省长霍柏佳雷厉风行,深入基层,奔赴现场,怀柔亲民,客观公正处理三地上访事件的事迹。同时,配发了省、市领导边吃盒饭,边召开办公会议的图片。紧接着,电化县、茂州市、南粤省三级电视台的午间新闻,播报了省政府调查组吃盒饭召开办公会的画面,其中一个特写镜头,正对着刘常务和他面前的红星二锅头小酒瓶足有五秒钟。不知是那个好事者,将这一特写镜头截图下来,冠上一个“酒哥”名称的帖子贴上了互联网。“酒哥”的帖子在网上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不到三个小时传遍了大江南北和世界各地,网友们纷纷拍砖、吐槽:“村民因生存的土地被侵占自焚了,他还有心事喝酒庆贺,这哪里像人民的公仆?不严惩,岂能平民愤?”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