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博彩十大网站排名亚洲正规博彩十大网站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亚洲博彩十大网站排名亚洲正规博彩十大网站网  
【亚洲博彩十大网站排名书城】 【有声亚洲正规博彩十大网站】 【亚洲博彩十大网站排名游戏】 【充值兑换】 【亚洲博彩十大网站排名社团】 【我的亚洲博彩十大网站排名】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悬疑武幻>诗剑情侠>第八章 黑虎双雄

中国正规博彩十大网站

作品名称:诗剑情侠      作者:水秋棠      发布时间:2015-10-11 00:13:25      字数:7484

  他们闻到了硝石的气味后,觉得船上越来越可疑,刘靖扬踱步慢走,双目一闪,精光如电,扫向四周后,马上便怀疑眼前这些古怪的箱子。
  白古成此时留意到他双目所视之处,心中极是忐忑,惊道:“啊!这些箱子装的不是布匹,难道……难道……是火药?”白古成结巴了半天才吐出这句话,可见他心里极是害怕。
  “哈哈哈,不错,正是火药!”
  这时,一个身穿黄衣的瘦子走了进船舱,正是他说的话。他旁边还站有一个不高不矮、不胖不瘦的人,只见那人用斗笠遮住自己的脸,生怕他人会认出自己。但白古成这时忽的蹲了下去,将目光自下而上地往他身上一扫,直视他的面貌,又一下站起身来,这时才大叫道:“哦……哦……哦!你不就是那船夫吗?怎么样,被我认出来了吧!快说,你们堆埋火药于此,到底是何居心?”
  “臭小子,此事与你无关!我等今日要找的是你刘靖扬!”那黄衣瘦子一脸凶相,瞪着眼睛,狠狠地指着刘靖扬,叫道。
  “都说江湖险恶,人心叵测,这回可真是遇上了!”刘靖扬淡然而言,面带微笑。他出门在外,初次遇险,竟能气魄从容,处乱不惊。
  “你看,一出门,我们都上了贼船,你说这回该如何是好啊?”白古成言道。他似乎也是丝毫不惧,但不知道他是真不害怕,还是故作镇定,只因那黄衣瘦子指明了要找的人是刘靖扬。
  “哈哈哈,白兄弟不必惊慌,如果这艘船是我的,你说这还是贼船么?”刘靖扬笑道。
  “哦!莫不成,你要……反客为主?”白古成顿时明白,忽地说道。
  “正是!”刘靖扬言道。
  “怎的说来,不知刘大哥有何……高见?”白古成奇道。但说到“高见”二字的时候,他又似乎想把刚才的话给咽回去。
  “别急,静观其变!”刘靖扬淡然言道。
  “都大难临头了,你们竟然还有心思在这里说风凉话。”那黄衣瘦子言道。
  这时,一群黑衣杀手分从船头船尾冲进船舱,前后各八人,他们将刘靖扬和白古成通通包围住。只见他们的衣服也都是湿的,似乎是刚从水里游上来的,每个人手里拿着柳叶刀,已经摆好架势,只待那黄衣瘦子发号施令,便要动手。白古成眼见此状,险些吓晕了过去,而刘靖扬面不改色,依旧是淡然一笑。
  “臭小子,明知道这箱子里装的全是火药,还不快快束手就擒!”那黄衣瘦子喝道。
  “在下与阁下素不相识,无冤无仇,为何要苦苦相逼?还请阁下明言!”刘靖扬言道。
  “你还装蒜,雷天虎大哥跟我们说《诗情剑典》就在你手里,难道还会有假。”那黄衣瘦子叫道。
  “你这臭小子也真够笨的,不但自报姓名,竟还自己说出了《诗情剑典》。不过这下倒好,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回你自个儿送上门来,省去了不少麻烦。”那船夫阴险地笑道。
  刘靖扬听到“臭小子”三个字后,当即大笑,言道:“哈哈哈!张口闭口都是‘臭小子’。其实我早就该猜到,你们和雷老大果然是一伙儿的。只是大智若愚,你焉知真正笨的不是你们自己,我不过将计就计,意在引你们出来,没想到,你们这些家伙这么快便按捺不住了。”刘靖扬故意这么说来,便是想看看他们的人到齐了没,以便能将之一网打尽。其实白古成并不知道他的用意,但见他这般急中生智,心下也是钦佩不已。
  “少啰嗦!将《诗情剑典》交出来,或许还能留你个全尸。”那黄衣瘦子怒道。
  “臭小子,识相的,便赶紧将《诗情剑典》交出来,否则我待会儿引燃火药,叫你死无全尸!”说完,那船夫便一手按动船舱侧旁那小小的机关,这时船上所有的箱子全部打开,透过层层丝绸,只见一些黑黑的物事放置于下底,丝绸只是盖住上面,乍眼一看,果然全是炸药。白古成看到这些炸药后,本该六神无主,但他知道如果此时点燃火药,大伙儿便会同归于尽,葬身江河。他们既然想要得到什么《诗情剑典》,就更不可能会即刻点燃,而自己眼前这位“刘大侠”自有办法应付他等,所以白古成也毫不畏惧,摆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用右手拇指在自己的鼻子那轻撇两下,那神情很是过瘾。
  “你们一个个似乎都急着要《诗情剑典》,却也不敢自报名号,跟雷天虎一个样,还真是偷鸡摸狗之辈、鸡鸣狗盗之徒。”刘靖扬笑道。
  那黄衣瘦子见他泰然自若,处乱不惊,便想报上名号来吓唬他一下,当即喝道:“好让你死得明白!听好了,老子乃是黑虎寨二当家王飞虎,雷天虎是我们大当家!”
  那船夫也随即说道:“老子是三当家万江虎,江湖上的人合称我等三人为‘黑虎三雄’,无论黑白二道,都得敬我等三分。如今‘黑虎双雄’便在你面前,所以你最好还是乖乖地将《诗情剑典》交出来!”
  接着,只听那万江虎又说道:“上回鼠偷兄弟已经将《诗情剑典》偷到手,交给我们大当家了,你当初又何必踏这趟浑水,要将秘籍夺走,现下我等都不会罢休!”
  “哈哈哈哈!不错,《诗情剑典》便在我身上,若有本事的话就自己过来拿吧!”刘靖扬大笑几声,随即说道。
  “啊!真要动手?”白古成看着刘靖扬,惊道。
  “臭小子,看来你真的是活得不耐烦了,弟兄们,给我上!”王飞虎大声叫道。话音刚落,那一十六个黑衣人便挥动柳叶刀向刘靖扬身上砍去。
  “哼!你们就一起上吧!刘某有何足俱!”刘靖扬当头喝道。伴随“啊”的一声大叫,白古成已经丝毫动弹不得。原来刘靖扬知道他生性好动,担心待会儿刀剑相击可能会误伤到他,当下便出指点去他身后的心俞穴,封住了他的穴道,刘靖扬这一指迅捷无比,只在瞬息之间。
  刘靖扬此时英眉冷改,面俏如霜,待得那十六个黑衣杀手的柳叶刀正要砍来,刘靖扬“嗤”的一声将春风剑从剑鞘里拔出,忽的寒光一闪,一名黑衣杀手应声倒地。众杀手见到刘靖扬出剑如此快捷,顿时心生忌惮,不敢抢先向前,以免首当其冲。这时只见他们余下的十五名杀手围成一个圈,人人缓步走圈移动,逼近刘靖扬。刘靖扬和白古成已经被他等围住,难以脱身,而这些杀手的眼睛似乎没有离开刘靖扬,只是注视着他,一有机会便逼近他挥出数刀,而后又走回圈阵内。只听见“呯呯呯”的数声,刘靖扬便已将他们攻向自己的招数一一化解,但却见到他们很快又走回了圈阵,正围着自己转圈。刘靖扬心生一计,点了点头,一笑之后忽地向眼前的杀手刺出一剑,剑到中途,又忽的剑路回转,一剑疾刺自己背后的杀手,那杀手挡防不及,立时中剑,倒地身亡。刘靖扬随即反手一剑刺出,可剑到中途,又反手回转,忽的寒光一扫,身前的三名杀手“啊”连叫三声便立时倒地。此时,余下的十一名杀手再也不敢贸然上前,后退数步,不再转圈。
  白古成早已胆寒,他闭上了眼睛,但时不时又睁一眼闭一只眼来看看刘靖扬和他们打斗的情况,就是睁开的那只眼,也是微微张开,可见他已经吓破了胆,也幸好刘靖扬事先封了他的穴道。
  忽然听王飞虎说道:“好快的剑!难怪连大当家都不是他的对手!”
  万江虎点点头,说道:“要不咱二人一块上,速战速决,以免夜长梦多。”
  王飞虎悬手半空,说道:“不急!”
  刘靖扬又笑了一下,当即使出“君瑶剑法”来跟这些杀手周旋,只见他剑法的变化精妙无方,剑招使得甚灵活,忽快忽慢,柔美异常。而他手中的那柄春风宝剑也是锋利无匹,只消往杀手的手腕一递,杀手手腕一断,便立成废人。白古成见到他武功高强,剑法高超,心里便不那么害怕了,于是索性就睁开眼睛,且看刘靖扬与他们打斗。
  这时白古成睁开了眼睛,又是眼转三圈,嘴角一笑。但那万江虎却看了过来,跟王飞虎说道:“哈哈哈,二当家的,你看那傻小子,都快死到临头了还笑得那么得意!”万江虎的这句话,还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王飞虎当即心念一转,向众杀手大喝:“你们砍他身边那傻小子!”果然,众杀手听到他大喝之后,忽地刀锋急转,齐刀砍向了白古成。白古成大惊,猛然叫道:“刘大哥救命!”原来,王飞虎是想刘靖扬分心保护白古成,好让他无法集中精力。
  一名杀手的柳叶刀正要砍中白古成右肩的时候,刘靖扬反手一撩,横剑一挥,便听见“砰”的一声,白古成斜眼看去,只见那杀手的柳叶刀被刘靖扬的春风剑削断,仅余下半截,而后刘靖扬一剑横扫,便割破了那名杀手的咽喉,那杀手顿时便倒地身亡。这时又有一名杀手攻向了白古成,瞬时便将柳叶刀疾伸到了白古成胸前,仅差半寸便要直透方寸之地。可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刘靖扬从旁挺剑一刺,正中那柄离刀尖也仅有半寸之处的柳叶刀,急运内劲注于剑身,忽地从剑尖疾吐,化成剑气。那杀手的柳叶刀被刘靖扬的剑气一震,便立时脱手,刘靖扬随即打出一掌,掌力一震,逼得那杀手后退数步,刘靖扬不愿取他性命。岂料那杀手却一掌劈向了白古成,刘靖扬当即反应,一剑递去,只听见“啊”的一声惨叫,那名杀手的一条胳膊便顿时离开他的身体,掉落在地上,刘靖扬反手一剑,便了结了他的性命。
  这时刘靖扬想到:“是了,我何须跟眼前的这些冷血杀手讲情面,江湖凶险,此时我不杀他们,他们便要来杀我!”想至此处,刘靖扬不再心存一念之仁,英眉一竖,无所顾忌,便立时使出君瑶剑法中的“弄月飞花”。剑招使得是似花似月,剑荡回风,点刺而出,便似有风花飘散后花落红尘之象;剑卷忽截,一剑横扫,便似有半轮弧月悬挂寒空之象。而他运剑的身姿又极为好看,如仙云幻雾,似玉女斜飞。
  不过数十来招,十六名杀手皆已死于刘靖扬的春风剑下,被刘靖扬在优雅的姿态下将之尽数杀死。而这时白古成嘴上不说,心里却说道:“唉!你们这群杀手也不知道哪里修来的福气,竟能死在刘大哥的剑下,不过如此精妙的剑法我倒也想学学,但不知刘大哥肯不肯教我,不如……”想至此处,他未免有些得意,眼转三圈,嘴角又是一笑,其实他是想刘靖扬教他一招半式,并收他为弟子,就是以后再遇上像今日这等情形便也不怕。
  黑衣杀手一一倒地后,刘靖扬云袖一甩,运剑回执,日光投射于剑身上,刘靖扬一笑,又即刻将剑身上的寒光扫向王飞虎和万江虎的双目,他二人只觉剑上寒光耀眼异常,兀地紧闭双眼,寒光一过,又马上睁开双眼。柳寒烟赠予刘靖扬的这柄春风剑在这春江上显得神威凛凛,刘靖扬也是初次以此剑杀敌,十六名黑衣杀手便连毙于此剑之下。刘靖扬运剑回鞘,只听见“嗤”的一下,手到之处,顺势便解开了白古成的穴道。
  白古成又“啊”的一声,而后傻笑着说道:“刘大哥,你没事吧!”他似乎对刘靖扬关心了起来,右手又摸了摸脑袋,傻里傻气的,显得很不自然。
  刘靖扬摇了摇头,淡然道:“你暂且退到一边去。”而他此时只是双目注视着王飞虎和万江虎二人,只消二人稍有异动,便立时动手。
  王飞虎突然言道:“嗯!是时候了,一起上!”正当王飞虎说出“上”字的时候,忽然使出一招“白虎跳涧”,扑向刘靖扬。万江虎适才点了点头,当下也飞身即上,向刘靖扬推出双掌。这下二人齐上,四掌齐施,好雄厚的掌力。刘靖扬知道他二人功力不弱,较之适才的十六名杀手,不知要高出多少倍。白古成急忙回避,担心等下交手便会误伤到他,当即躲到了一旁。此时王飞虎已欺到刘靖扬身前,万江虎随后而至,只见二人双掌连连挥出。刘靖扬闪身后退一步,便躲开了他二人的攻势,眼下一个翻身,当即跃出船舱,来到了船外,船外较为宽敞,大开大阔的剑招亦可施展开来。刘靖扬这么一跃,王飞虎那招便扑了个空,万江虎那几掌也打了个空,他二人顿时一怒,随手便抄起了那些黑衣杀手掉落在地上的柳叶刀,嘴里一边怒喝着,一边冲出了船外。
  等他们冲出了船外,刘靖扬此刻却又不见了踪影,他二人大感诧异,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实在不知如何是好,却又心下害怕,担心会中了刘靖扬的暗算,而后便提起了柳叶刀,摆出了防守的架势,正四处张望。但此时却从空中传来一阵笑声:“哈哈哈哈!无胆鼠辈,竟也想得到《诗情剑典》,就让你们见识一下《诗情剑典》里的武学。”说话之人正是刘靖扬,原来刘靖扬纵身跃出船外,不到片刻,又以迅捷的身法一下跃到了船帆上,只见他长衣飘飘,很是潇洒。他觉得离那堆火药越远越好,以免动起手来内劲相击所散出的内力,其热极有可能引燃火药,须以防万一。然而王飞虎和万江虎这时听到《诗情剑典》后,立马抬头而望,向船帆上看去,果然刘靖扬便站在上面。他们担心刘靖扬施展《诗情剑典》里的武学,却也不敢大意。其实刘靖扬之前只不过看到柳寒烟施展过一次,自己都还没来得及翻阅《诗情剑典》,一窥里面的高深武学,此刻竟然如此说来,也不知是真是假。
  话音刚落,刘靖扬便凝聚周身内力,只见春风剑从剑鞘里弹了出来,显是被他深厚的内力所震。春风剑“嗤”地斜飞而出,刘靖扬一个翻身,伸手一接,便握住了剑柄,也就在握住剑柄的同时,刘靖扬已划出三剑,身子凌空直落,自上而下剑尖直指他二人面门。刘靖扬此时将周身内力贯注于剑身,真气在他体内回荡,便忽地将剑气激射而出,数道剑气直击王飞虎和万江虎二人。王飞虎当即提刀架挡,万江虎却乱砍一气,这一劈一砍、一削一割,毫无点带痕迹,只听见“呯呯呯呯”数声,这几下却也干净利落,迅捷非常。他二人虽挡下了这几道剑气,但刘靖扬的内力实在太强,王飞虎的柳叶刀被他剑气的内力一震,此刻手腕正隐隐作痛,而万江虎虽挥刀乱砍,但砍的却是有质无形的剑气,立即被剑气震伤了肺脉。这便是剑法的高低之分,剑法能伤人皮肉,此乃外伤,而剑气却能伤人经脉,此乃内伤。
  适才刘靖扬于半空倒立而施,无从借力,但这时人已落地,只见他剑尖直点船面,运内力一荡,即刻又一个翻身,便稳稳地站落在船头上,青丝发带随风而动,显得飘逸无常。王飞虎和万江虎二人惊骇万分,显是被他一剑神威所摄,但见刘靖扬此刻竟运剑回鞘,二人当下便想施展“黑虎地龙刀”,好让刘靖扬知道黑虎寨的看家本领。王飞虎本想刀掌兼施,但此时他的手腕痛得实在是提不起刀来,当即运功,蓄劲于双掌之上,经此一运,疼痛便又减弱了分毫。而万江虎便使出了黑虎寨的看家本领“黑虎地龙刀法”,随即纵身一跃,大喝一声,手中的柳叶刀斜劈向刘靖扬,万江虎这么一纵,有如龙腾,那么一喝,有如虎啸。但万江虎适才被刘靖扬的剑气所伤,虽然刀法使得凌厉,功力却也难提得起来,威力自然大减。
  刘靖扬眼见万江虎刀势来得奇快,当下也不敢大意,即刻施展轻功,纵身跃开,顺势在空中接连踢出数脚,这几脚力道十足,万江虎方才吃了亏后,知道刘靖扬功力不弱,若是去提刀架挡,必然便如王飞虎那般手腕生痛,当下也只能是侧身避开。而万江虎避开了刘靖扬的几脚之后,船面的木板立时便留下了数道脚印,刘靖扬飘身下地,甚是潇洒。这时王飞虎手腕上的痛楚也减轻了七八分,立时便使出了一招“黑虎云龙掌”,直拍向刘靖扬面门。虽说王飞虎身形瘦削,可这招施展起来,像极了一头猛虎,只见他双掌挥舞,有如两条飞龙围着一头猛虎旋绕,好是威猛。刘靖扬瞬时之间便已欺身掠到了万江虎身前,躲开了王飞虎的攻势,可万江虎又是横刀直砍,一招快似一招,而刘靖扬竟空手入白刃,正当万江虎横砍出一式之际,刘靖扬侧空一个翻身,忽地凌空一掌拍下,正中万江虎右手手腕,这掌正是君瑶掌法中劲力极细且穿透力十足的“望尽天涯”。
  这股细小的劲道贯穿了万江虎手上的太渊穴,他右腕吃痛,随即右手一松,柳叶刀便掉落在船板上,刘靖扬乘胜追击,顺势向他胸前踢出一脚,万江虎便翻身倒地,吐出一口鲜血。这时王飞虎便又攻了上来,化掌为爪,他模仿虎的爪形唰唰唰地连抓几下,如饿虎扑食。刘靖扬见他这几抓,来势奇快,走的全是刚猛的路子,当下拍出一掌“泪别无痕”,这掌的内力如泪滴洒落,劲道四散,却不留丝毫痕迹。刘靖扬的掌力波及四周,王飞虎避无可避,当下只能化爪成掌,硬接刘靖扬的这掌。只听到“啪”的一声,刘靖扬后退了七步,王飞虎只后退了三步,随即王飞虎便“哈哈哈”地大笑了起来,大笑了三声过后立时口吐鲜血,而刘靖扬此时却是淡然一笑。
  原来刘靖扬后退七步并非是他落处下风,而是修习内功的一种“化劲”手段。王飞虎心下奇道:“这小子接下我的掌力,竟能毫发无损,莫非这就是《诗情剑典》里的内功心诀?”万江虎此刻忍痛,站起身来,欲要运起全身内力向刘靖扬使出一记杀招。王飞虎见到此时大好机会,单凭一人之力未必能胜过刘靖扬,但他二人齐上,刘靖扬也未必便能赢。王飞虎此刻奋起反击,与万江虎同时夹攻刘靖扬一人,拳掌齐施,但刘靖扬竟然不闪不避,却听船舱内的白古成叫道:“刘大哥,当心啊!”刘靖扬微微一笑,只待他二人能击到自己。他二人离刘靖扬渐近,王飞虎当下向刘靖扬击出一掌,刘靖扬也一掌递出,两手相触,与他掌力相抵。王飞虎此时竟觉自己的掌力被刘靖扬吸了过去,刘靖扬又是一笑,将他的掌力吸了过来,这股掌力从左手的阳池穴运至肩中巨骨穴,而后又运移至右臂的天府穴,这时又从气海提运真气,刘靖扬将体内的这股真气和吸来的那股掌力迅速移到了右掌,这套运功法门本是《诗情剑典》里的“聚字诀”,但刘靖扬此刻不但会聚力,竟还通晓运气使力的运功法门,力上加力,以气发力。刘靖扬随即一掌,挥向了那正要疾攻自己的万江虎,还没等万江虎掠到身前,他挡防不及,胸口实实的中了刘靖扬一掌,登时口吐鲜血,飞身而出,掉下了船,只听见“扑通”一声,幸好万江虎熟识水性,在江河中才不致丧命,但此刻他身受重伤,料来也是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
  王飞虎现下孤身一人,他知道自己绝非刘靖扬的对手,眼下既无力夺取《诗情剑典》,便欲孤注一掷。王飞虎急忙运力回撤,将掌收回,随即纵身一跃,翻身便走,但已站立不稳,踉踉跄跄地走回了船舱。白古成此时在里面看见他走进来,心里害怕,便摸着舱内的壁板快步走出,来到了刘靖扬身旁,只觉他如释重负,随即缓缓说道:“刘大哥!这太可怕了,这回幸好有你在。”刘靖扬一言不发,只是一笑,好是俊雅。
  这时的船也将要靠岸了,刘靖扬心下早已明白,其实他们之前不敢贸然动手,是怕一旦失手,船只被炸毁,便要葬身江河。而如今商船若是靠岸,眼下如果王飞虎想来个鱼死网破,说不定整艘船都要被他炸毁,现下还是想办法赶紧脱身才是,他顾不得白古成在他耳边唠叨。
  王飞虎看了看船上四周的箱子,嘴角笑了笑,或许他自己早已留有脱身的后路,只是看了看脚下的机关踏板。果然不出刘靖扬所料,但见王飞虎从怀里掏出了火折子,拿到嘴边吹燃,刘靖扬顿时英眉冷改,心里惊道:“不好!”二话不说,立时使出一招“君应有语”。他一掌拍出,但没料到他打的竟是白古成,白古成“啊”的一声,登时飞身掉下了船,只听见“扑通”一声,白古成的身子落在了江面,却没吐半口鲜血。这掌的内力极是浑厚,劲道却是柔和异常,只要劲力不吐,便可不伤对手分毫,而刘靖扬这掌使在了白古成身上,便是要救他脱离险境,刘靖扬随即也纵身一跃,施展轻功,飘身离去。
  船舱内,王飞虎已点燃了火折子,只见他脚踩踏板三下,旁边立时现出一条密道,直通船底,打开暗格便能直达江面,可作逃生之用。他纵身跳入密道,将火折子往上一抛,使其落在了那堆木箱的绸缎上,那火折子便点燃了那些布料,布料着火,不到半刻便引燃了火药,王飞虎已经遁走。这时只是听见“轰”的一声巨响,整艘商船瞬时已被炸毁,但刘靖扬此刻早已飘身数十丈开外,安然脱离险境,可回头一望,也只余下浓烟和烧焦的木屑。白古成适才也被惊吓到了,只见他在水上扶着一块木板,不断喘息。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